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耕读渔樵闲话
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吴渊《念奴娇》鉴赏  

2010-02-24 07:5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念奴桥

吴渊

    我来牛渚,聊登眺、客里襟怀如豁。谁著危亭当此处,占断古今愁绝。江势鲸奔,山形虎踞,天险非人设。向来舟舰,曾扫百万胡羯。

    追念照水然犀,男儿当似此,英雄豪杰。岁月匆匆留不住,鬓已星星堪镊。云暗江天,烟昏淮地,是断魂时节。栏干捶碎,酒狂忠愤俱发。

吴渊《念奴娇》鉴赏 - 雪浪千叠 - 耕读渔樵闲话

    这是一首登临怀古之词。作者吴渊,在南宋时曾任兵部尚书、参知政事等军政要职,就本词词意来看,他是一位抗金御侮的主战者。“我来牛渚,聊登眺、客里襟怀如豁。”牛渚,即牛渚山,又名采石矶,在安徽当涂县西北长江岸边,历来都是渡江的军事要地。作者站在牛渚山上北眺,隔着滚滚浩淼的长江,面前呈现出广袤无垠的江淮大地,胸怀为之豁然开朗。“谁著危亭当此处,占断古今愁绝。”在牛渚山西北的危崖上,有亭一座,名曰“燃犀亭”。这是由一段神话引起的。《晋书·温峤传》:“峤至牛渚,水深不可测:世云其下多怪物。峤遂毁犀角而照之,须臾水族覆火,奇形怪状,或乘车马赤衣者。”诗人势鲸奔,山形虎踞,天险非人设。”长江天险,虎踞鲸奔,自古称为天堑。“向来舟舰,曾扫百万胡羯”。几十年前,曾在此击败了几十万金兵。历史是这样的:
  “绍兴和议”以后,宋王朝以为和平可靠了,而金完颜亮杀死金熙宗,自立为帝,一心想“立马吴山第一峰”。绍兴三十一年(1611)金主完颜亮发动六十万大军侵宋,兵分四路,水陆并进。南宋负责淮西统制王权,丢弃庐、和二州,金兵就直抵长江北岸。宋高宗又想浮海避敌。当时中书舍人虞允文,以参谋军事的身分,到前线去劳军。到采石后,见宋军士气低落,溃散无主。虞允文当即鼓动士气,重整兵力,在江边一仗大败金兵。金主完颜亮在转移扬州时,为部下所杀。国家的一场危亡得救了。吴渊对此,赞叹长江的天险可恃。上片怀古作结。以“我来牛诸”开始,由今写到古。
  下片则相反,“追念照水然犀,男儿当似此,英雄豪杰”。则是由古写到今。
  温峤能燃犀灭水怪,虞允文能挽危破狂虏,温、虞这都是历史上的英雄豪杰,国家危难,方显出男儿的英雄本色。时到如今,“岁月匆匆留不住,鬓已星星堪镊。”岁月如流水,双鬓已白发可数。“云暗江天,烟昏淮地,是断魂时节。”词人年老之日,也就是南宋王朝末日来临之时。身为国家栋梁大臣,看到烟昏大地,能不悲痛断魂吗!“栏干捶碎,酒狂忠愤俱发。”捶碎燃犀亭上的栏干,是因为酒狂,还是因为忠愤,二者是不可分的,忠愤激发出酒狂,酒狂勾引起忠愤,二者同时并发出来。以义愤填膺的气氛结束了全词。(刘世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