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耕读渔樵闲话
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预言》赏析  

2010-10-06 08:35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预言》赏析

预言

何其芳

     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终于来临!
       呵,你夜的叹息似的渐近的足音
       我听得清本是林叶和夜风私语,
     麋鹿驰过苔径的细碎的蹄声!
        告诉我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,
      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青的神?

   你一定来自那温郁的南方!
         告诉我那里的月色,那里的日光!
     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,
 燕子是怎样痴恋着绿杨!
       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,
         那温暖我似乎记得,又似乎遗忘。

请停下你疲劳的奔波, 
      进来,这里有虎皮的褥你坐!
        让我烧起每一个秋天拾来的落叶
      听我低低地唱起我自己的歌!
        那歌声将火光一样沉郁又高扬,
    火光一样将我的一生诉说。

        不要前行!前面是无边的森林:
        古老的树现着野兽身上的斑纹,
      半生半死的藤蟒一样交缠着,
    密叶里漏不下一颗星星。。
      你将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,
        当你听见了第一步空寥的口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定要走吗?请等我和你同行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脚步知道每一条熟悉的路径,
        我可以不停地唱着忘倦的歌,
      再给你,再给你手的温存!
    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,
         你可以不转眼地望着我的眼睛!

   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, 
       你的脚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!
       像静穆的微风飘过这黄昏里,
         消失了,消失了你骄傲的足音!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呵,你终于如预言中所说的无语而来,
     无语而去了吗,年青的神?

1931年秋天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预言》赏析 

    《预言》是何其芳的成名作,写于1931年秋天.其时诗人才1 9岁。诗开始收入《汉园集》,是其中题为《燕泥集》的首篇。1945年诗人出版了自己的第一个诗集.又收入这首诗.并且以此诗作为集子的名称。
    《预言》是一首爱情诗,抒写了诗人一段珍贵的感情经历。全诗共分6节,以“年轻的神”的踪迹为线索来抒写,剖白式地倾诉了诗人每一刻的痴情。诗人心中的爱神形象是光彩动人的,诗人深深地眷恋着她,充满柔情地想象着它的到来,热情赞美它的美丽.同时也倾诉失去它的惆怅。想见时.“年轻的神”那“夜的叹息似的”足音.轻柔,飘忽.而诗人却凭着自己细腻的感触.将它从“林叶和夜风的私语“和“麋鹿驰过苔径的细碎的蹄声”中辨认出来.诗人盼望”年轻的神”的心情是何等的热切.迎候是何等的专注。相见后.诗人热烈赞美“年轻的神”所生活过的光明、温暖和多情的世界.表达了自己由衷的倾慕之情。诗人祈求”年轻的神”不要离开自己.“前行”到那阴森恐怖、黑暗和空寂的地方去。可是”年轻的神”似乎并不了解诗人的心情。她执意要走。尽管如此.诗人也愿意为它引路.要在阴森黑暗的路途中给它抚慰、温暖和力量。最后,“年轻的神“终于走了,那脚步声竟。像静穆的微风飘过这黄昏里”悄悄地消失了、“年轻的神”从那美丽、温郁的南方而来,却走向了恐怖死寂的森林中去.从光明到黑暗,并不美满。它的轻飘而来使诗人激动得。心跳”.而它的无语而去却给诗人留了凄清的哀怨.给诗人留下了深深的惆怅。 
    何其芳喜欢在回忆和梦幻中寻找美。他的诗总是在淡淡的哀怨中透出一些欢快的色彩。诗中没有着意刻画“年轻的神”的形象.作者捕捉的是“一些在刹那问闪出金光的“心灵的语言.“省略去那些从意象到意象之间的链锁”,给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的天地,使诗有一种宁静、柔婉的朦胧美。
    这首诗的语言富于音乐性.六行大体押韵.每行的节顿又大体相等.读起来使人产生平和愉快的感觉。诗句本身的节奏又和情绪的抑扬顿挫相协调.从而产生了拨动心弦的音乐效果。正因为如此.这首诗发表后,在读者中间产生了广泛的影响,深受广大青年读者的喜爱。许多人将它背得滚瓜烂熟,时常吟诵。直到今天,这首诗仍散发动人魅力。
    《预言》一诗把爱拟为“年轻的神”,“我”热切地盼望她来临表露爱恋,可她却“无语而来”又“无语而去”,消失了骄傲的足音,空留下“我”之感叹与无望。这种爱尽管略显飘缈,却也是一首真挚炽热的向往的梦之歌。一般说来逝去的东西人们才愈觉其可贵,已成“珠泪玉烟”的爱情使诗人沉湎于记忆中,患了刻骨相思的“季候病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